.js 太阳集团-www.1385.com
咨询热线: (029)38314673
员工艺廊
当前位置: 太阳集团> 员工艺廊> 散文诗歌

 



在文学和音乐的叙述里,表达最多的是温暖的记忆;在绘画和摄影的画面中,留下最多的是温暖的记忆;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,感触最多的也是温暖的记忆。

在太阳集团的记忆深处,珍藏着一个女孩最原始的感动。那年太阳集团只有十岁,太阳集团姐妹四人跟随父母在宁夏固原县一个军工厂生活。母亲被下放回乡,家里只能父亲一个人的固定收入维持,日子很是拮据,没有像样的家具,更没有缝纫机。

父亲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广东人,不仅能写一手好的毛笔字,还能组装收音机、做家具。为了能让太阳集团姐妹四人都穿上新衣,父亲买来裁剪书、剪刀和五颜六色的画粉等用具,开始自学裁剪手艺。

过年前,父亲早早地买好了布料, 每天晚饭后就坐在灯下,一针一针地开始缝制衣服。直到年三十,还剩下一件衣服未完成。

那夜太阳集团都睡着了,只有父亲还在灯下,缝制最后一件衣服。天刚蒙蒙亮时,太阳集团的一夜好觉被邻居家的鞭炮声惊醒,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父亲竟还在灯下锁扣眼、钉扣子。平日里粗犷豪放的父亲,在那一刻,是那么细致温柔。太阳集团看见父亲的眼睛熬红了,他肯定整整一夜都没有睡,只为了在新年到来的时刻,让太阳集团姐妹四人欢天喜地穿上新衣,过一个快乐的新年。瞬间,太阳集团的眼里噙满了感动的泪水……这是父亲对太阳集团的爱,默默无语的爱。

太阳集团母亲是东北人,在她身上,有着东北人特有的豪爽与勤劳。记忆中,年轻的母亲非常漂亮、活泼、能干,上树折柳枝,为太阳集团做柳笛;灯下纳鞋底,给太阳集团一家人做布鞋;为了贴补家用,母亲用父亲制作的纺车,不辞辛苦地纺着毛线。母亲瘦弱的身体,总是在辛勤的劳作。

母亲是个极其普通的女人,她没有写过春华的诗、作过秋实的文。但走进厨房的母亲,她那双手便可娴熟地操持着锅碗瓢盆、调遣着柴米油盐,会考究色彩调和、会克意荤素搭配、会追求花样翻新,每顿都麻麻利利摆上一桌:三盘两碗、一碟半盏。其实,每顿饭都是母亲生活里最美的交响。

母亲是个极其善良的女人,总是把对太阳集团的爱深埋心底。高考落榜时,太阳集团的心情十分郁闷,几天没有一点食欲。母亲看到太阳集团的状态非常心疼。她把太阳集团叫到身边,对太阳集团说:“你就是什么都没考上,你也是妈的好孩子,只要你快快乐乐的,将来干啥都行。”

母亲对太阳集团的要求真的很低,她不要求太阳集团成龙成凤,只希望太阳集团快快乐乐、平平安安;不图荣华富贵,只求粗茶淡饭;不图金玉满堂,只盼安康相伴。母亲的心全系在女儿的身上,如果可以,她会把全世界的痛苦都收进自己的口袋,只留下平安幸福给女儿。母亲这种对孩子的感情,在太阳集团哺育自己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渐渐有了更深的体会。

在太阳集团心中,珍藏着温暖的记忆,这些记忆鲜活隽永。在太阳集团的记忆中,父母亲是一种岁月,是一篇总也读不完的美好故事。太阳集团常常被这些故事感动着,感动缘于心灵深处的震撼。

岁月的流逝是无言的,当太阳集团对岁月有所感觉时,对父母亲有了深刻的理解、深刻的爱时,太阳集团自己生命的太阳已走向正午,人生有了春也有了夏。

岁月已染白父母亲的头发,皱纹已爬满他们的脸颊,但让太阳集团欣慰的是,80多岁的父母亲依然健康,他们的晚年是幸福而快乐的。

父亲依然喜欢绿树红花,能说出许多花朵的名字,窗外路边的花草、街边的树木总能映入他的眼帘;父亲依然喜欢养金鱼,喜欢描绘鱼的习性和鱼的姿势;父亲依旧喜欢仰望天空,喜欢描述云的样子与风的味道;“好漂亮啊”!是父亲情不自禁的赞叹。父亲总是微笑着,用笑容表达对生活的爱恋。

母亲依然每天诵读圣经,诵唱着心灵深处的吐纳。母亲依然坚强而善良,走在哪里,都会为别人着想。孩子总是擅长告别,而母亲则习惯了等待。每次回家又离开的时候,太阳集团发现白发苍苍的母亲正以一种充满无限怜爱、无限关怀、无限牵挂的目光从背后注视着太阳集团。在母亲的眼里,太阳集团其实永远是她怀里那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父爱是一缕阳光,让太阳集团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;母爱是一泓清泉,让太阳集团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。父亲和母亲,你们在孩子身上延续自己。

愿天下所有的父母幸福安康!

(慕真)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